设为首页
热门搜索:荆门教育督导 教育评估 
供稿邮箱:jmjyzlpgzx@126.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评价:“挖坑”还是服务、促进?

来源:  日期:2016-12-19 16:00:37  浏览次数:

 

评价:“挖坑”还是服务、促进?
 
聚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试点区的焦点和痛点
  
□本报记者   黄莉萍
   
  “不根据学生学情,而拿外面或以前的试卷来考学生,我认为这就是一场教学事故!”
  “‘例如,爸爸+妈妈+=吉祥三宝。请问:一个喷嚏+一个喷嚏+一个喷嚏=?狗血+鸡毛=?’这样的‘神题’还有很多,在某些学校却成为所谓的体现教师智慧和评价学生是否有高阶思维的尺子!”
  “我们必须正视如今依然存在的缺陷,那就是对学生的评价缺少获取数据的途径和科学有效的分析手段,大多依然靠考试成绩来体现。我们教师更应该知道学生成绩为什么高,高在哪;为什么差,差在哪。”
  ……
  126日至7日,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试点区研讨及培训会在杭州市江干区举行。会上,来自全省的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试点区代表分享了改革中的思考、探索和困惑。
  “教育评价改革3年多,已完成初步的区域教育质量管理的试点工作,实现了小学评价改革的坚冰初融,如今正进行着初中命题的技术研究。”省教研室副主任张丰如同战场上的指挥官,手指之处,大屏幕上从三大块试点工作出发的箭头同时指向明年即将启动的“学校教学质量管理”试点工作,“浙江教育评价改革就要‘围师垓下’!”
  
考试,不应是“挖坑”
而应是对学生后续学习的帮助
  “调查中,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表示跟不上老师的讲课思路,70%的学生上课难以集中精神。”在分析该市学校的教育质量监测数据时,台州市基础教育质量检测中心副主任江照富认为,教师上课过深、过快、过难,以及考试只为给学生分层,导致了大量的‘差生’产生,“这样以考试分数为主的评价就是在给学生挖坑”。江照富说,教师不应过早给学生下定论,更应该帮助学生寻找出现问题的原因,根据学生水平需要不断改善课堂。
  “有调查显示,在义务教育阶段,随着年级的递升,统考统测的比例在增加。”省教研室教研员沈启正认为,这是一个令人难堪的现状,教育管理部门如果频繁用县市(区)统考、校际联考刺激教师,教师势必用题海战术刺激学生。这样的考试就变成恶性循环,教师没有心思和时间去研究学生学习的个性化状态。沈启正说:“教师们一方面抱怨统测中自己没有命题机会;而另一方面,在日常的教学检测中,不少教师自动放弃了宝贵的命题机会,让学生用并不符合他们学情的成卷来检验学习成果。”
  丽水经济开发区第一中学地处城乡结合部,来自23个省的学生每年流动人次曾高达1200。而今,该校却成了当地人人想进的学校。“这是因为我校借助数据分析,抓住了考试和教学质量管理这个牛鼻子。”该校教师周伟兵指的数据分析,是我省开展区域教育质量管理试点工作以来,各试点区进行的教育质量检测产生的各项数据。该校教师开始反思自己课堂教学的有效性,帮助学生进行自我分析。更重要的是,该校的阶段性测试不再简单地用现成的试卷,而是根据学生学情进行试卷设计。“试卷有问题就修改考题,课堂有问题就改进教学。”周伟兵介绍,一年多的实践下来,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和反思能力都得到很大的提高。
  “我们对每道题的分数和题目所考查的知识点进行对应设置,将考查的知识点分为事实性知识、概念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三个部分,能力分为了解、理念、应用三个层次,并将分数呈现的这些意义在‘九宫格’或‘蛀牙图’中表现出来。”衢州市柯城区书院中学教师余不易当日分享了该校基于大数据的“二维教学质量诊断系统”项目实践研究:“当数据分析出某学生知识和能力的缺陷时,题库会匹配出适用于他的个性化练习,教师的辅导也将更具个性化。”
  
学业评价立足三维目标
综合素质评价更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阿拉丁的哥哥有几个?”“小明不喜欢穿高跟鞋,换灯泡也不用梯子,小朋友你认为小明有什么特征?”……
  “这样的题目多,学生负担能减轻吗?关键是它能考察出什么能力?”省教研室评价部部长张方松一口气列出五六道令他印象深刻的“神题”。那么,可以考什么?“关注学生对学科核心知识、技能的理解和掌握,尤其是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收集与分析信息的能力,以及对重要学科思想方法的理解与掌握。”张方松又举了一个他认为有创意的试题:“用力扔出纸飞机之前,很多人习惯把纸飞机放到嘴边哈一口气。对此,有不同的解释。物理学的解释是哈气能使飞机头部变重,可以保持稳定性和减小阻力,使飞机飞得更高远。心理学的解释是‘哈气在给飞机力量’。请用文学的语言续写一种解释。”
  “在试题浩如烟海的今天,你很难想象,在1928年以前,人类并没有几道试题。”中国教育学会张勇教授用简短的语言描绘了全球教育评价发展史。张勇介绍,人类教育评价共经历了六个时期,我国的教育评价至目前,基本属于第二个时期测验时期(测量理论阶段);而我国这轮教育评价改革的目标定为实现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教育质量综合评价,也即第六个时期综合评价时期(多元理论阶段)。“整整70年的跨度,难度非常大。事实上,我国依然没有解决‘招生和考试不分,测量和评价不分’的问题。”张勇认为,实现符合素质教育的教育质量综合评价已是大势所趋。
       目前,我省学生学业评价正在进行基于“三维目标”的改革,各地更加大了对综合素质评价和发展潜能评价的探索和研究。
  20158月,嘉兴市出台《嘉兴市初中学校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实施办法》。该市明确表示,从2018年起(2015年入学初一新生开始),降低中考考试科目的满分值,将综合素质评价情况按等第折算为相应分值纳入升学考试总分。“将中考满分650分中的20分用于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分数不多,却撬动了改革。”海盐县教育局副局长叶惠玉介绍,在该县,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分为四个评价纬度,分别是品德表现、运动健康、艺术素养和创新实践。“学生们在综合实践活动、研究性学习,甚至劳动中的表现和能力水平都纳入综合素质评价中。”
  “仅用20分去区分学生综合素质水平是否意义不大?” “品德表现怎么评?创新能力如何界定?”“综合素质评价中学生自评、学生互评和教师评议相结合等手段是否科学?”……面对众多的质疑和问题,张丰坦然回应,“嘉兴的探索只是综合素质评价改革的阶段性成果,也许只是一个权宜的做法,但其让综合素质评价在初中学生评价中‘站稳脚跟’,更鼓舞更多的地区勇破 ‘荆棘林’。”
 
“多把尺子”评价学生
更要用“多把尺子”评价学校
    事实上,在浙江省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试点区中,探索建立对学生进行多元评价的有效体系已成为各试点区不约而同的目标。
    杭州市江干区在区域层面开展了学科学业综合评价的改革实验,持续开展三年六轮的学生学习状态与成长环境的调查、反馈与跟进工作,并推动学校建立以学生全面、健康、可持续发展为指向的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我们希望在对学生负担、高阶思维、探究学习以及核心素养等的测评中,得到更多的教学及管理等方面的改进、创新意见。”江干区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陈仲弘介绍,针对调查结果,该区进行了针对性研训和实证性研究等,学校层面则利用数据进行校本诊断,“如东城中学曾在质量监控中显示,学生阅读课外书比例全区最低,该校立刻进行了措施跟进,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各美其美、差异发展,用“多把尺子”评价学校,是杭州市萧山区作为省教育质量综合化评价改革试点区的改革重点。“我们对学校有保底的基础性评价,也有包括德育、体艺、科技、综合实践、教学改革等方面的发展性评价,更有来自家长代表、当地人大代表等组成的第三方评价机构的评价。”萧山区教育局副局长夏国良介绍。
    要“多把尺子”评价学生,更应“多把尺子”评价学校。不仅在萧山区,杭州市上城区、江干区等已经开始了考虑学校发展基础,关注学校特色发展,强调基于增值的学校绿色评价。“要引导学校走可持续的内涵式发展之路!”沈启正认为,学校应加强质量管理内驱性动力的研究,“调查显示,随着学生年龄的增长,对学生高层次认知能力影响最大的,是学生对学校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图为衢州市书院中学的学科能力结构综合分析图。

(责任编辑:浙江教育报)

(链接:http://www.zjjyb.cn/jszk/guanzhu/16223.html)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后台管理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关闭
二维码